生殤像:流浪犬安樂死日最終肖像 作者:執行秘書瑾珊整理




封面圖

「攝影是非常奇特的發明,因為它的素材只有兩項:光與時間。」
──約翰‧伯格(John Begrer,英國藝術評論家)

從日暖風輕的四月春到天高雲淡的十一月秋,八個月的拍攝,5,760小時的苦候,數萬張照片的累積,終於看到一幀渴盼已久的作品。

創作路上的孤單與徬徨,至此開始有了定錨。

我別無選擇,只能不停拍下去,重複相同的煎熬,深怕錯失那完美的畫面。

出發到收容所的半小時車程,駕駛座旁喝完不久的咖啡紙杯裡已躺著兩三支煙蒂。拿著獸醫師前一天開出的安樂死名單,上面記錄著這些生命進入收容所後的籠號與編號、性別、毛色、性情、病徵,平日提慣了重達數公斤攝影器材的雙手,竟有些承受不住兩張薄紙的重量。

再過幾小時,這份名單將成為名副其實的「死亡簿」。在此之前,牠們當中的少數,利用僅剩的時間,與我共同完成最後肖像的留影。

架起灰色背景布,那股熟悉卻又刺痛的氣味撲鼻而來,滿布皺褶的背景布記憶了已逝流浪狗的生命遺軌,曾經飽滿的灰色油漆因為無數的足印、傷疤、尿液、膿血、糞便的沾染而漸次褪去。

灰色帆布,是這些肖像僅有的背景。流動的光影遊走於其上,彷若日晷般標記著時刻的遞嬗。

急促的快門聲響,恰似生命的碼表,倒數計時著流浪狗與這世間的道別。

 作者 / 杜韻飛  

創作者介紹

搖擺烏克──夢想引爆!

VIOL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