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KY:(http://hooky.pixnet.net/blog)

簡體字分四期,第一期是民國時代的,像臺簡化做台,只是原字仍流通,就是承認民間的通俗字。


第二期算是學者們從唐宋古書中翻找他們的錯別字來做簡化字,像爾=>尔,這是因為魏晉鮮卑人不懂漢字而成的,這些錯別字是連日本人都覺得有礙觀瞻。


第三期跟第二期同步,用北京話將同音不同義的字大量合併,這是為了永久性消滅漢字要走的一步,例如干字是五個字合併。


第四期是文革時期,這一步是消滅漢字的最後一步,行完就可以正式宣佈漢字從地球上永久消失,中文就跟韓國人一樣,用注音代替文字了,這一步把大量簡體字進一步簡化至三至五畫之類,像上字會簡化成一,而且還發明了肖這個新姓氏,中國人無肖姓,今日所有肖姓都是從簫姓簡化而來的,連祖宗都丟了。


簡體字的出現,其實源於新文化運動
我們都會很自然的說新文化運動愛國云云,但其實別把新文化運動跟五四運動攪混
新文化運動的本質是要將中國完全去本體化,其目的是要永久性地(效果是永久性,但他們覺得把一整套文化完全消滅五十年後,是可以重新完整地恢復的)將五千年歷史的華夏文化從地球表面剷除

因為他們覺得,中國要不亡,就一定要富國強兵,要富國強兵,就一定要完全脫亞入歐,用歐洲人的制度,擁有歐洲人的世界觀,看歐洲人的書,寫歐洲人的文字,說歐洲人的說話,過歐洲人的生活
而要做到這一點,就一定要根除華夏文化,而且要一絲不留的根除,不能為歐化留禍根
而消滅中華法系已經在清末完成了(中華法系並非不理性,只是有部份法律過時而已,正如英國亦有一條現行法律是在牛津,孕婦可以在制服部隊的帽子中大便,我們不能說普通法系不理性,要消滅呀,不然台灣法院一堆恐龍,我們又要把大陸法系消滅嗎?)

消滅中華政體亦在1912年完成了(所以王國維在北伐成功之際自殺殉國,遺書說別無他辱,因為改行共和政體已經是不能改變的事實,別說帝制不民主啊,今日全球最民主的十五個國家,幾乎全部是帝制的,而最極權的十五個國家,只有一個是帝制國,其餘全數是共和,但實行美式共和,我們不見得有民主,事實上從此民主就消失了,反而宣統時代有真民主呢,可是廢除帝制,代表了中國人從此是沒有自己政體的民族,政體是數千年文化傳承的結果,亦是文化寄托之所在,一如西方的教會,否定了自己的政體,就是否定了自我文化的根本,同時也是拒絕這個民族能再擁有屬於自己的自信,中國人就喪種滅族,空有國名了,所以陳寅恪說王觀堂是殉文化而非殉國,他眼見華夏文化將要完全消失,事實上也是,所以他殉文化,錢賓四就選擇到香港跟新政權合作,希望能夠在新政權中重0開始種出中華文化,陳寅恪則選擇在未來勇敢迎接共產黨,用自己的名聲及生命悍衛華夏文化最後一絲的殘跡,正正就是孔子說殷有三仁,比干死,就是王觀堂了;微子降,就是陳寅恪;而箕子走,就是錢賓四。所以他們大概是民國三仁吧)

然後新文化運動時,孔家店被打倒了,古書被曲解然後都公開燒掉了,文化大革命的一切,其實只是有組織的重來一次新文化運動,沒有腦的學生運動是毀滅性的,因為這些讀書只讀一半的學生,發動過新文化運動,也發動過文化大革命

再來要完全毀滅華夏文化要做的工作,就是徹底根除漢字,以後用拉丁文字來書寫,所以如果他們成功的話,wao je dun dai guild yau je yung sai,我這段大概要這樣寫了,看不懂吧,但他們認為只要這樣寫,識字率就會甚麼都不用做也能跳到100%,科研會大躍進,經濟會馬上好,企鵝館不會冷,海豚會轉彎,小豬有三隻,反正他們覺得只要用了這種字,大英帝國就會怕到立刻俯首稱臣,即時廢掉所有不平等條約,日本見到這種字會立刻投降,琉球、朝鮮、台灣都能光復,蘇聯看到以後會把侵佔的領土如數吐出,德國人看見中國人用拼音文字會嚇到不敢再鐵血,所以我們錯過了阻止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的最佳時機呢?多罪過啊

然後要毀滅漢字,要先拼音化漢字,要拼音化漢字,就要先簡化漢字,民國政府大概推行了第一步就發現真的這樣做的話,地球上也不可能再有中國了,所以推了第一步便不敢再推下去,魯迅不再支持新文化運動,反而變成堅定的反對者,錢賓四身在香港也成為中共表列在蔣介石名字後面的甲級戰犯,必需處死,因為他從第一天就說,想不明白一個自稱醫生的人,治癒病人的方法會是先殺死病人,病治好了,但人也死了啊,所以他堅持中華文化,創辦新亞書院,創辦香港中文大學,後來到中國文化大學任教,去到哪,就把華夏文化最後的正統帶到哪,可惜中共最終也殺不了這個甲級戰犯,可是他也不得善終,因為前總統陳公水扁完成了中共未竟之志,羅織罪名日日到東吳大學示威,把九十六歲高齡的中研院院士,世界著名大學者迫出住了幾十年的老宅,行動不便的他最後是氣死在台北市,好像是南京東路,忘了

這些故事,雖然很遠,但卻很近,是我們上一代所刻意要遺忘,我們這一代無人得知,我們下一代無興趣再知的事
不知道上兩代的所犯的罪,不再提他們的罪過,我們就無辦法讓下一代會對上一代的事產生興趣,最後他們就莫名的失去了文化的主題性,永遠成為其他文化的客體(subject),成為沒有歷史的人
所以香港文化在九七以後只能苦苦支撐,台灣讓一套電視劇包攪所有獎項,其實也暗示了台灣電視劇已經「無貨賣」,韓國文化能夠那麼輕易就征服台灣,靠的,是台灣文化早已經膚淺化,因為台灣人早已經是「沒有歷史的人」,所以外國的月亮特別圓,因為新文化運動的精神就是,只要是中國的,都是最醜陋的,柏楊就出來了,林媽利的基因研究也出來了,他的研究證明台灣人跟香港人都沒有漢人血統,基因分析是沒有錯,可是他攪錯了一點,就是他為了找足夠的證據,他的「漢人」血統樣本幾乎都是在黑龍江中俄邊境那些蒙古牧民那處收集的,因為沒有自信,所以要消滅自己,手段已經無所不用其極了,這只消比較《瞧!那些英國佬》這是對自己有足夠自信而對自己文化的省思,再看看《醜陋的中國人》,這是對自己充滿怨恨的自殘式病態,再看看《賽德克‧巴萊》,再看看任何一套美式戰爭英雄片,再看看《海角七號》,再看看日本任何一套愛情片,我如果真的愛台灣,我只會容許對《雞排英雄》歡呼,而會對這些捧了上天的英雄流淚,因為這些都是美國片和日本片,八九十年代的港式英雄片到二千年還能有足夠生命力創造出《無間道》,九十年代成書的麥兜系列能夠在二千年用最低技術低成本的2D垃圾卡通,打贏了美國跟日本用台灣這群世上最優秀的動畫師所繪畫的精緻動畫成為第一套奪得大獎的華人卡通,鄧麗君征服整個東南亞,靠的其實也是他的自我意識而不是怎樣把日本美國甚至韓國的東西搬過來,所以只要有足夠自信,我們的文化也能像韓流征服台灣般征服日本、美國,但我們不敢,因為不敢,所以去打壓那些想這樣做的人,香港已經俱往矣,台灣幾乎從未來過也俱往矣

我很驕傲我用正體中文,可是我卻從來學不懂笑,當一個人在鐵屋吶喊時,聽不到和音,這大概是人生在世最大的不幸吧,所以王國維選擇了殉國,殉大清國,也殉被中華民國消滅的華夏文化,我們放棄了歷史,對著最糟的中共沾沾自喜,卻沒想到我們只是比糟比輸了的話,我們其實已經輸掉了最後的一切,王國維白白的犧牲了,因為從清華湖中撈他上來後,那副木造的棺材也變成了鐵,所以他聽不見我的共鳴,大概到我也睡進鐵棺材時,外面就再沒有人孤單地共嗚了,所以我筆名叫罰抄,一輩子無意義的抄寫著抄寫著,直到紙沒了,筆斷了,還是在抄寫著,仿如一切都是藏在鐵盒子中的機械,這個會寫罰抄毛筆字的機器人,是清朝第一次參加世博會的展品,這才是真正的罰抄啊,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OLET 的頭像
VIOLET

搖擺烏克──夢想引爆!

VIOL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罰抄
  • 再補充一點吧

    簡體字的出現,其實源於新文化運動
    我們都會很自然的說新文化運動愛國云云,但其實別把新文化運動跟五四運動攪混
    新文化運動的本質是要將中國完全去本體化,其目的是要永久性地(效果是永久性,但他們覺得把一整套文化完全消滅五十年後,是可以重新完整地恢復的)將五千年歷史的華夏文化從地球表面剷除

    因為他們覺得,中國要不亡,就一定要富國強兵,要富國強兵,就一定要完全脫亞入歐,用歐洲人的制度,擁有歐洲人的世界觀,看歐洲人的書,寫歐洲人的文字,說歐洲人的說話,過歐洲人的生活
    而要做到這一點,就一定要根除華夏文化,而且要一絲不留的根除,不能為歐化留禍根
    而消滅中華法系已經在清末完成了(中華法系並非不理性,只是有部份法律過時而已,正如英國亦有一條現行法律是在牛津,孕婦可以在制服部隊的帽子中大便,我們不能說普通法系不理性,要消滅呀,不然台灣法院一堆恐龍,我們又要把大陸法系消滅嗎?)

    消滅中華政體亦在1912年完成了(所以王國維在北伐成功之際自殺殉國,遺書說別無他辱,因為改行共和政體已經是不能改變的事實,別說帝制不民主啊,今日全球最民主的十五個國家,幾乎全部是帝制的,而最極權的十五個國家,只有一個是帝制國,其餘全數是共和,但實行美式共和,我們不見得有民主,事實上從此民主就消失了,反而宣統時代有真民主呢,可是廢除帝制,代表了中國人從此是沒有自己政體的民族,政體是數千年文化傳承的結果,亦是文化寄托之所在,一如西方的教會,否定了自己的政體,就是否定了自我文化的根本,同時也是拒絕這個民族能再擁有屬於自己的自信,中國人就喪種滅族,空有國名了,所以陳寅恪說王觀堂是殉文化而非殉國,他眼見華夏文化將要完全消失,事實上也是,所以他殉文化,錢賓四就選擇到香港跟新政權合作,希望能夠在新政權中重0開始種出中華文化,陳寅恪則選擇在未來勇敢迎接共產黨,用自己的名聲及生命悍衛華夏文化最後一絲的殘跡,正正就是孔子說殷有三仁,比干死,就是王觀堂了;微子降,就是陳寅恪;而箕子走,就是錢賓四。所以他們大概是民國三仁吧)

    然後新文化運動時,孔家店被打倒了,古書被曲解然後都公開燒掉了,文化大革命的一切,其實只是有組織的重來一次新文化運動,沒有腦的學生運動是毀滅性的,因為這些讀書只讀一半的學生,發動過新文化運動,也發動過文化大革命

    再來要完全毀滅華夏文化要做的工作,就是徹底根除漢字,以後用拉丁文字來書寫,所以如果他們成功的話,wao je dun dai guild yau je yung sai,我這段大概要這樣寫了,看不懂吧,但他們認為只要這樣寫,識字率就會甚麼都不用做也能跳到100%,科研會大躍進,經濟會馬上好,企鵝館不會冷,海豚會轉彎,小豬有三隻,反正他們覺得只要用了這種字,大英帝國就會怕到立刻俯首稱臣,即時廢掉所有不平等條約,日本見到這種字會立刻投降,琉球、朝鮮、台灣都能光復,蘇聯看到以後會把侵佔的領土如數吐出,德國人看見中國人用拼音文字會嚇到不敢再鐵血,所以我們錯過了阻止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的最佳時機呢?多罪過啊

    然後要毀滅漢字,要先拼音化漢字,要拼音化漢字,就要先簡化漢字,民國政府大概推行了第一步就發現真的這樣做的話,地球上也不可能再有中國了,所以推了第一步便不敢再推下去,魯迅不再支持新文化運動,反而變成堅定的反對者,錢賓四身在香港也成為中共表列在蔣介石名字後面的甲級戰犯,必需處死,因為他從第一天就說,想不明白一個自稱醫生的人,治癒病人的方法會是先殺死病人,病治好了,但人也死了啊,所以他堅持中華文化,創辦新亞書院,創辦香港中文大學,後來到中國文化大學任教,去到哪,就把華夏文化最後的正統帶到哪,可惜中共最終也殺不了這個甲級戰犯,可是他也不得善終,因為前總統陳公水扁完成了中共未竟之志,羅織罪名日日到東吳大學示威,把九十六歲高齡的中研院院士,世界著名大學者迫出住了幾十年的老宅,行動不便的他最後是氣死在台北市,好像是南京東路,忘了

    這些故事,雖然很遠,但卻很近,是我們上一代所刻意要遺忘,我們這一代無人得知,我們下一代無興趣再知的事
    不知道上兩代的所犯的罪,不再提他們的罪過,我們就無辦法讓下一代會對上一代的事產生興趣,最後他們就莫名的失去了文化的主題性,永遠成為其他文化的客體(subject),成為沒有歷史的人
    所以香港文化在九七以後只能苦苦支撐,台灣讓一套電視劇包攪所有獎項,其實也暗示了台灣電視劇已經「無貨賣」,韓國文化能夠那麼輕易就征服台灣,靠的,是台灣文化早已經膚淺化,因為台灣人早已經是「沒有歷史的人」,所以外國的月亮特別圓,因為新文化運動的精神就是,只要是中國的,都是最醜陋的,柏楊就出來了,林媽利的基因研究也出來了,他的研究證明台灣人跟香港人都沒有漢人血統,基因分析是沒有錯,可是他攪錯了一點,就是他為了找足夠的證據,他的「漢人」血統樣本幾乎都是在黑龍江中俄邊境那些蒙古牧民那處收集的,因為沒有自信,所以要消滅自己,手段已經無所不用其極了,這只消比較《瞧!那些英國佬》這是對自己有足夠自信而對自己文化的省思,再看看《醜陋的中國人》,這是對自己充滿怨恨的自殘式病態,再看看《賽德克‧巴萊》,再看看任何一套美式戰爭英雄片,再看看《海角七號》,再看看日本任何一套愛情片,我如果真的愛台灣,我只會容許對《雞排英雄》歡呼,而會對這些捧了上天的英雄流淚,因為這些都是美國片和日本片,八九十年代的港式英雄片到二千年還能有足夠生命力創造出《無間道》,九十年代成書的麥兜系列能夠在二千年用最低技術低成本的2D垃圾卡通,打贏了美國跟日本用台灣這群世上最優秀的動畫師所繪畫的精緻動畫成為第一套奪得大獎的華人卡通,鄧麗君征服整個東南亞,靠的其實也是他的自我意識而不是怎樣把日本美國甚至韓國的東西搬過來,所以只要有足夠自信,我們的文化也能像韓流征服台灣般征服日本、美國,但我們不敢,因為不敢,所以去打壓那些想這樣做的人,香港已經俱往矣,台灣幾乎從未來過也俱往矣

    我很驕傲我用正體中文,可是我卻從來學不懂笑,當一個人在鐵屋吶喊時,聽不到和音,這大概是人生在世最大的不幸吧,所以王國維選擇了殉國,殉大清國,也殉被中華民國消滅的華夏文化,我們放棄了歷史,對著最糟的中共沾沾自喜,卻沒想到我們只是比糟比輸了的話,我們其實已經輸掉了最後的一切,王國維白白的犧牲了,因為從清華湖中撈他上來後,那副木造的棺材也變成了鐵,所以他聽不見我的共鳴,大概到我也睡進鐵棺材時,外面就再沒有人孤單地共嗚了,所以我筆名叫罰抄,一輩子無意義的抄寫著抄寫著,直到紙沒了,筆斷了,還是在抄寫著,仿如一切都是藏在鐵盒子中的機械,這個會寫罰抄毛筆字的機器人,是清朝第一次參加世博會的展品,這才是真正的罰抄啊,哈哈
  • 錢賓四好偉大~~陳水扁為什麼要針對他啊?

    VIOLET 於 2012/11/01 09:05 回覆

  • 罰抄
  • 因為當年蔣介石請他來台灣時,房契轉藉未做完成呀
    而且陳水扁要當英雄嘛
  • 閒人
  • 脫亞入歐果段文.
    其實歐洲文化. 有部分來至古時中國那些潮代制度. 所以學歐洲文明某程度上也是學習中國古人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