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001  

 

根據德國施工標準,在老化零件周邊 3米 以內的範圍,會有存放備件的小倉庫。

20107月,青島城建公司員工根據德國朋友的這一提示,

在老城區的下水道水道裡找到了100多年前就用油布包好的備用零件。

同時,由德國人建造的青島棧橋東側洩洪口正在正常使用。

 
 
image002  

電視欄目在德國的某一城市的街頭放置了2個公共電話亭,一個上面寫 「男」,一個上面寫著「女」。

然後工作人員就躲在暗處,觀察德國人的守秩序情況。

整整一天下來,一切都是那麼井井有條,男人進寫著「男」字的電話亭,女人進寫著「女」字的,毫無差錯。

即便有時一邊空著,而另一邊在排隊。

正當工作人員準備收工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例外,一個男人在等待前面講電話的人5分鐘之後,

終於忍不住鑽進女字電話亭。工作人員如獲至寶,趕緊跑過去採訪,原來那個人是法國人。

 

歌德、席勒、巴赫、貝多芬、莫扎特、康德、卡爾馬克思、馬丁路德、古騰貝格……

他們的名字對於世界人民來說不僅是耳熟能詳,更是不可抗拒。

他們各自在世界的不同領域獨佔鰲頭,他們來源於同一個民族--德國。

當嚴謹做到極致時,不要覺得不可理喻!

表達意見:他們直來直去從不拐彎抹角

生活方式:他們獨立自主沒有七姑八姨

時間概念:他們精確到秒拒絕或早或晚

人際關係:他們簡單清晰拒絕複雜多變

對待憤怒:他們愛憎分明不懂笑裡藏刀

排隊習慣:他們規矩禮讓不要扎堆取巧

餐廳氛圍:他們安靜用餐從不大聲喧嘩

旅遊方式:他們用眼睛看而非用相機看

美麗標準:他們崇尚健康不要瘋狂減肥

處理問題:他們直面問題從不逃避推諉

領導概念:他們相信領導但不盲從權威

撫養子女:他們嚴格教育從不溺愛子女

生活不能全裸,甦醒吧,沉醉在精神邊緣的人們!

 


Subject: 我在德國的「租賃媽媽」(非看不可)

 

 

我在德國的「租賃媽媽」(非看不可)

 

各位好友:

以前常說強國要先強種 如何強種呢?請看本文!!如果您的小孩已長大了'還有您的孫子啊

 

我在德國的「租賃媽媽

《 水墨 先生》

導讀:

去年,我作為交換生,前往柏林貝塔·蘇特納進行了為期一年的學習。

由於我是家裡的獨子,出國前,父母十分憂心我的安全。

爸爸經過多方打聽,找到了一個住在德國柏林的好友鐘斯,

懇求她做我的“租賃媽媽”。

到德國後,我便暫住在鐘斯阿姨家。

鐘斯阿姨在德國做生意,家境富裕。

她有個小兒子,叫盧瑟,今年 15 歲,就讀于貝塔·蘇特納中學。

盧瑟心地善良且開朗活潑,閒暇時常帶我出去玩,我們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週末,盧瑟準備帶我去博物館玩。

早上,吃完早餐後,鐘斯阿姨按照慣例給盧瑟發零花錢。

她先給了盧瑟 30 歐元,

又對我說:“ 你是我們家的貴客,今天阿姨就提前支付給你500歐元,

但這些錢會從你以後的勞動中一一扣除。”

“ 啊,不會吧,還要靠做家務賺零花錢啊?”我驚奇地問。

“哈哈,是的。你剛到這不久,以後就會知道德國與中國的不同了。”

“ 怎麼才給盧瑟這麼點兒?”我心裡一陣嘀咕。

盧瑟似乎猜出了我的心思,拉著我出了家門,在路上解釋道:

“這周我陪你到處玩,沒做什麼家務,能夠拿這點錢,媽媽已經格外開恩了。”

遊玩回來已是晚上,我感覺很累了。

誰知,盧瑟剛到家就繫上圍裙,到廚房裡去洗碗。

我驚詫地問:“你這麼累了,還洗什麼碗呢?先去睡覺,明天再洗吧。”

“不行,洗碗是我的工作。要是不做,我就要受處罰了。”

“這是為什麼?”我不解地問。

“在我們德國,孩子從 6 歲開始就必須幫助父母幹家務,這是法律規定了的。

我們要是拒絕做家務,父母就會去法院起訴我們。

再加上,我要用零花錢,就必須勞動。”

“那樣子的話,你不是很累嗎?”我擔心地問道。

“有點累。不過,難道你父母工作掙錢的時候不累嗎?”盧瑟反問道,

“既然父母幹活也累,我們怎麼可以怕累呢?”

聽完,我的臉頓時就紅了。

因為平時我在家,可謂是小皇帝,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從不做家務的。

翌日,鐘斯阿姨在餐桌上說:

“從這周起,盧瑟負責清洗餐具、收拾房間、外出購物和擦洗全家人的鞋子;

水墨剛來德國,只要週末負責為花園裡的各種植物澆水、翻土以及擦洗汽車就好了。”

然而,週末一向是我的懶覺日。

轉眼到了週末,我將鐘斯阿姨佈置的任務忘得一乾二淨。

等到起床時,已經臨近中午了。

午餐時,鐘斯阿姨並沒有指責我,只是默不作聲地吃著飯。

見狀,我心想:可能她不會計較的,畢竟我是他們家的客人嘛!

從那以後,接連幾周,我都沒有碰過家務,連之前偶爾幫助盧瑟的熱情都沒了。

盧瑟每次見我太陽曬到屁股才起床,似乎想對我說些什麼,卻又欲言而止。

終於,讓我驚詫的事情發生了。那天,我在教室上課,一個穿制服的叔叔來找我。

他對我說,因為拒絕做家務,現在你受到了法院的傳喚,將面臨長達10頁的指控。

聽到這個消息,我嚇得差點暈過去。

雖然,我只是寄宿在鐘斯阿姨家,但也好比是她的孩子。

對於不願意做家務的孩子,德國父母真的會向法院申訴,以求法院督促孩子履行義務。

最終,我去法院領回了一張 500 歐元的罰單,並寫下了保證書。

見我滿臉愧色地回到家,鐘斯阿姨安慰道:

“你不要見怪,我去過中國,也知道你們中國父母的想法。

他們認為,不讓孩子做家務是愛孩子的一種表現。

可是,在我們德國人眼中,這卻是害孩子。

我們認為與其讓孩子做寄生蟲,不如教給他們勞動的技能,

這樣他們長大之後才能有出路,才能找到自己的飯碗。”

我點點頭,心想:儘管德國父母有些做法“ 不近人情 ”,

但的確目光長遠,畢竟薄技養身,與其讓自己的孩子將來做寄生蟲,

不如現在就養成勞動的好習慣。


德國虎媽育兒法 提倡放養教自律 

(節錄) 
德國的法律對教養子女也有影響,例如法例規定,小孩子在六歲起,就要開始做家務,讓他們有動手做事的能力,不會成為社會的寄生蟲。此外,還有條法例相信會讓很多香港家 

長震驚,那就是在德國,家長為子女制定學習計畫是犯法的,嚴重的話,更會被拉去坐牢。甚麼是學習計畫呢?就是在課後為子女安排的學習活動,例如學琴、學繪畫、補習等等 
,雖然作者沒有詳解德國政府為何為此立法,執法的細則是如何,但她相信那是因為害怕小孩子因此而厭倦學習,失去安排時間的獨立自主性等等。  

德國法律規定:6—10歲的孩子,要幫助父母洗餐具,收拾房間,到商店買東西;10—14歲的孩子,要在花園裏勞動,給全家人擦皮鞋;14—16歲的孩子,要擦汽車和在花園裏翻地;16—18歲的孩子,

要完成每週一次的房間大掃除。如果孩子不自覺執行,父母有權通知有關部門,地方政府將派專門執法人員監督孩子執行法律條例。

創作者介紹

搖擺烏克──夢想引爆!

VIOL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